网站地图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猕猴桃网!Chinese kiwi fruit net

中国猕猴桃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行业资讯行业动态内容页 行业动态内容页 | content

雪糕还没晒化,陕西的猕猴桃先被晒伤了

中国猕猴桃网 2022/7/25 9:13:55 来源:中国猕猴桃网 阅读:1

连日连月暴晒高温,城市里的人们不免要为此抱怨,怎么晒也晒不化的雪糕撩拨着人们的情绪,这些舆论热点之外,关中平原的田间地头,果农们正为被烈日灼伤灼死的果子发愁。

入夏以来,石斌的心里一直“冷洼洼”的,他在眉县种了13亩猕猴桃,规模不大不小,足够贴补家用。他忙完了一整个春季的授粉和剪枝,眼看着猕猴桃果实慢慢成型,开始膨大着色,却被提前到来的高温打得措手不及——“损失保守估计将近20%”。

果子的收成关系到关中农村许多家庭一年的生计。陕西省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陕西省果业发展统计概览》显示,去年陕西种植猕猴桃面积97.94万亩,每亩收益4347.55元。在正常年份,按每户平均种植10亩果园估算,猕猴桃种植大约可为近10万农户带来4万多元的年收入。

然而连日的高温暴晒炙烤让许多农户种植的猕猴桃损伤惨重,不仅叶片边缘和叶尖因失水而变为褐色、焦枯坏死,甚至大量落叶,更重要的是,大量的果实也被硬生生“烧死”。在生物学中,这种现象被称为日灼,果面高温和太阳辐射是其直接诱因。

从上个月开始,陕西省、西安市各级气象部门就开始多次发布预警,提示猕猴桃果实重度高温日灼灾害预警。6月14日,西安市生态与农业气象中心发布重要重大气象服务专报:预计 6 月 15-18 日猕猴桃果实发生轻到重度高温日灼灾害,根据猕猴桃高温预警模型预测,6月14-19日,猕猴桃主产区叶幕层发生轻到中度高温热害的范围和程度将逐渐加大,预计6月15-18日,猕猴桃主产区果实发生轻到重度高温日灼灾害的范围和程度将逐渐加大。

西安市生态与农业气象服务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6月以来,西安市出现大于35℃高温27天149站次,6月24-25日连续2天11站次,最高气温超过40℃,西安猕猴桃果实出现日灼灾害。

进入7月,预警仍未消除。7月4日,陕西省农业遥感与经济作物气象服务中心再次预警连日高温对猕猴桃、葡萄等水果造成严重的高温日灼灾害,对经济林果、秋粮生长、家畜家禽正常生长可能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据陕西猕猴桃气象灾害预警预测模型预测,关中大部发生猕猴桃果实重度高温日灼灾害风险大,陕南发生轻度高温日灼灾害风险比较大;6日,关中陕南发生日灼灾害风险较低,7到10日,预计关中、陕南猕猴桃果面温度可达49摄氏度以上,发生重度高温日灼的风险极大,11日高温日灼强度有所降低,关中安康有重度高温日灼灾害发生,汉中、商洛有中度高温日灼灾害发生。

雷宏是周至县的化肥经销商,他发现不少猕猴桃种植户都深受其害,“一亩地平时产量在4000至5000斤,今年日灼就大概晒掉了1000斤,今年烧得厉害”。

猕猴桃是一种娇嫩的水果,具有“喜水怕洪涝、喜温怕高温、喜光怕强光”的生物特性,难以应对极端气象。农业专家提醒说,猕猴桃等经济林果要加强果园灌溉,然而对于根系比较弱的猕猴桃果园,根系吸水能力较差,过分灌溉可能影响根系活力,特别要注意采取遮阴、喷雾等措施,降低叶片、果实表面的温度,减少灾害损失。

陕西长期以来都是全国猕猴桃产量第一的种植大省,2021年达到了129.43万吨,并以11.7%的增速在全省各类果业中排名第一。位于关中的眉县和周至县更是猕猴桃的核心产区。2021年,周至猕猴桃年产鲜果53万吨,眉县总产量达52万吨。「贞观」曾发文就提到,两地猕猴桃的产量和产值难分伯仲,但在种植品种的选择上相异:眉县倾向于引进品种,周至则更倾向于本土品种。

今年持续高温天气造成的严重日灼,势必会影响陕西的猕猴桃的产量和质量。而等到下半年9月的成熟上市季节,甚至将有可能会影响全国的猕猴桃消费市场。

■ 图源:陕西猕猴桃综合服务中心

作为2000年后就开始种植猕猴桃的老手,石斌对日灼并不陌生。根据眉县气象站的观测资料表明,几乎每年都会受到高温干旱的危害。“往年只要在7月入暑前准备好防晒网,及时浇地,80%的日灼都能规避掉”。而今年的日灼之所以这么严重,是因为反常的天气,“高温天气来得太突然了,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以至于石斌不得不亡羊补牢,每周都要在后半夜去园子里浇水,确保猕猴桃根系和叶片的湿润,防止植株因干枯而从已经膨胀起来的果实上吸水。对果实而言,一旦缩水皱皮就意味着品相不好,这个结果是不可逆的。

同在眉县的林峰,村里40多户人家都种植了猕猴桃。少则五六亩,多则九十亩。自从5月底升温后,村里的机井昼夜不歇,几乎没有停过。即使如此,仍旧出现了大量的日灼现象。

补充水分只是维持猕猴桃植株成活的最基础条件。在眉县和周至县的部分山区,由于没有机井,或是因机井数量有限而需要长时间排队、维修,许多种植户甚至开始“弃桃保树”,人工摘除已经成型的果实,防止其继续吸收植株水分而导致彻底干枯。

对这部分关中地区的猕猴桃种植户而言,“保大还是保小”成了决定今年甚至未来收入的关键选择。

想要有效防止日灼,更通用的办法是遮荫,让猕猴桃果实避开太阳直射。要么在果园中种草,减少土地蒸发和太阳光反射,改善局部小气候;要么直接套袋或铺设遮阳网,防止午后西晒照射果实表皮。

根据雷宏的经验,无论是提前准备还是事后补救,目前绝大多数种植户已经扛过去了最艰难的时光:“只要撑过6月前两个星期的,现在基本上没啥大事了,不合格的早都被筛下去了”。

现在摆在种植户面前的,其实是后续的高价农资问题。作为化肥经销商,雷宏切身体会到了今年化肥和农药的价格有多么离谱,“化肥里最便宜的尿素原料价格翻了不止一倍,以前一吨最多1000元,最近至少也要2800元。”

猕猴桃生长后期,还需要相应的氮磷钾营养——尤其是钾肥,对猕猴桃的颜色和糖分至关重要。雷宏粗略估计,平均下来每亩地的农资支出从以前的2000涨到了3000元,背后行情据说受到了俄乌战争的影响。

不断变动中的世界带给猕猴桃的影响不止于此。长期从事果树生理研究的施春晖博士发现,随着温室效应的加剧,我国几乎所有的果树栽培区均有不同程度的果实日灼病的发生,并在近十年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

2013年江浙沪皖、2016年陕西安康、2020年贵州六盘水都发生过极为严重的猕猴桃日灼灾害,尤其是位于贵州西部的都格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灼伤率甚至达到了33.3%的高峰。

而今年关中的这场日灼灾害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还没熬过小暑大暑之前,还没人能说得清。根据国家气候中心的预测,未来北非-伊朗高压和大陆高压,甚至有可能和副热带高压连成一体,最后带来的后果就是热上加热。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36235人参与, 点击查看>>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换一张 * 请正确输入图片中的字符,不区分大小写